淮顺堂创始人:韩达哉平生与《医学摘瑜》

 韩达哉1.jpg

韩达哉平生

作者:政协文史办

      韩达哉(1867-约1934),字达卿,号永璋,又号淮阴道人。幼年在私塾读儒学,一心想从文学方面考取功名,他聪明好学、孜孜不倦、夏学三伏、冬读四九,能文章擅诗词,他起初对中医并不感兴趣,由于其父亲是淮安地区一位有名望的中医,达哉自幼耳闻目睹中医药能治病、能解除人们的疾苦,所以他每于学习之余,阅读家藏的大量医学书籍,读到经典之处,常常深夜不倦,有不懂之处,随求教于父亲,从此,他对医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便弃文从医,继又拜当时淮安地区以及泗阳、沭阳、宝应、涟水、盱眙等地的名医李家岩、孙家友、李厚坤、梁济生为指导老师,日夜苦学、坚贞不屈,医学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他勤奋好学,他父亲告诫说;“医家犹如掌兵权的将军,人命关天,倘若学得不精,不如不学,”他牢牢记住父亲的教诲和孙家友、李厚坤等严师的训导,他以“不能为良相、必成良医”为自己的座右铭、以“学医救人,解除广大人民的疾苦”为远大奋斗目标,专心致志,日夜苦读医书,先后熟读《临症十阅春秋》、《素问》、《难经》等经典医学著作,掌握了《肘后》、《千金》等传统古代经验方数千种,在学医过程中,他对医药“探幽发微、追密底蕴”,结合朝夕侍疹,耳闻目睹老师对病人切脉、观色、观舌胎、听疹、问疹等传统经验。尽得家传医药经典及老师所授之精华医学宝典。当时淮安有个名人叫顾竹候,字震福,在他著作的《医学摘瑜》序中指出;淮安襟淮临海,名医荟萃,自吴鞠通先生著《瘟病条辨》一书,发明瘟病伤寒之异,与达哉三焦受病治法之不同,达哉有其独到之处,不同于仲景之论,所以其治愈成千上万个频临绝境之病人,吴地有天士风行一时,淮医达哉亦遂有声于世,其后淮上有多人拜他为师,精益求精,扁、华名医不可比,数达哉先生为尤著矣
    果说延误治疗,孩子就有生命危险,病家随患儿连夜赶到淮安,韩达哉经过再三思索,确认为;患儿是因种牛痘后,中寒兼受暑湿而发病,以致泄泻抽搐不止,韩氏自制驱寒止惊中药一剂,当急服一剂,立即见效,患儿熟睡四小时,连服两剂,孩子恢复正常。
    韩达哉在京行医20多年,积累了丰富的中医理论、
1892年春天,达哉随父亲去北京侨居,候选进皇家太医院,在京期间他从不游山玩水,而是日夜温习医经,与父亲研究医道,并与北京著名医家陆宣、林鸿年、李梓恭等人探讨古今中外医学书籍、切磋古今秘方、方剂,当年夏天,北京城内暑瘟大流行,对人民的身体健康危害非常严重,因暑瘟而死亡的人不计其数,他目睹惨状痛心疾首,于是他在北京众多友人的敦促下,开始施疹,利用自己所学的医学知识、秘方,在治疗当时的暑瘟,得心应手,全城人民交口称赞,其医道在北京大显身手,北京的大街小巷到处流传着淮上名医韩达哉,治病救人的动人故事,第二年春天,清皇家太医局发布告,开始从民间选拔医术精湛的人当医官,充实当时皇家最高医疗卫生机构—翰林医官局,韩达哉因医术精湛,有真才实学,在北京市民的口碑中有较高的声誉,考试名列榜首,被朝廷录取进皇家太医院当医官(花翎同知县衔),后历任官医局提调官、禁烟公司检察官、玉牒馆誉录等官衔。

    1902年,达哉见京城流行霍乱病,传染迅速,贫苦人家无钱医治,死者众多,他独创治霍乱灵验方一则,即使得了霍乱频临死亡之人,每用此灵验方一、二剂,立即见效,确有起死回生之功。当时求医者在他的门前日夜排除,他有求必应,对贫苦人分文不收,并在北京城内发布广告,救死扶伤,救治贫者,拯救了京城数以万计的霍乱病人。

    1904年春,宝应患儿张阿毛,种牛痘后,吃了生冷瓜果、外感雨露,致使孩子上吐下泻,形体消瘦,天天腹胀,发烧口干,在当地请中医看了一个多月,花去银元八十多元,不见效果,后来通过亲戚找到韩达哉,韩氏用自制的附子理中汤两剂,患儿只服用一剂半就恢复正常了。

    1906年初夏,泗阳众兴镇患儿王阿狗,接种牛痘后,也因不忌生冷,于五月初抽搐不止、头向后勾、口中吐水,像是惊风,肢体痉挛目光呆滞,周身大汗淋漓,吐泻不止,在当地请泗阳中医疹断,服用抱龙丸、保元丹均无效,病情更重,如果说延误治疗,孩子就有生命危险,病家随患儿连夜赶到淮安,韩达哉经过再三思索,确认为;患儿是因种牛痘后,中寒兼受暑湿而发病,以致泄泻抽搐不止,韩氏自制驱寒止惊中药一剂,当急服一剂,立即见效,患儿熟睡四小时,连服两剂,孩子恢复正常。

    医学摘瑜.png

    韩达哉在京行医20多年,积累了丰富的中医理论中医秘方光绪32年,他将自己丰富的临床经验,治病验方以及家传师授之经验、方剂、秘方,汇编成《医学摘瑜》一书,流传于世。此书分上下册,上册对韩氏一生行医经验及医案作详细介绍,计医案80宗,分外感26宗、内伤16宗、妇科20宗、儿科18宗共四类。下册有父授《伤寒分经赋》以作赋的写作方法将中医理论辑录成书,和妇科加减生化汤,有师授《瘟病条辨三焦篇汤头歌诀》、《治疹西江月》词十八首,他将中医治疗麻疹的丰富经验用词牌“西江月”的形式记录下来,还有他自己用中医治疗各种各样的疑难杂症的经验、心得体会而写成的《寒温大要论》、《白喉未尽忌表论》、《伤寒舌鉴赋》此系清初张登的“伤寒舌鉴赋”充实改编而成,他的医学巨著,集古今中医理论之大成,具有极高中医研究价值,是继承和发扬了温势病宗师吴鞠通先生的学术思想,为研究、治疗温热病提供了理论根据,他发掘、搜集、整理了淮安行将失传的中医药理论,为祖国的中医学研究作出了重大贡献。
    韩达哉于1934年病故于家中,享年67岁。

建议/咨询

预约服务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