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鞠通一生成就与山阳医派历史

 

       吴鞠通(1758—1836),名瑭,字配珩,号鞠通。他出生于清代淮安府山阳县(今淮安市楚州区河下镇)一书香门第。其父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教师,后得温病而逝。吴鞠通36岁正式行医,悬壶济世四十年,著《温病条辨》、《医医病书》和《吴鞠通医案》,享誉大江南北。“伤寒张仲景,温病吴鞠通”。长期以来,中医界认为他与汉代张仲景比肩而立,并为我国中医史上两大柱石。 

timg.jpg

  吴鞠通生活的年代,是温病盛行的年代。当时的医生找不到医治温病的良方,很多人死于温病。吴鞠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与侄儿因得不到正确救治而死去,又目睹了许多因误治而惨死的生民,痛心疾首,对天长啸:“呜呼,生民何辜不死于病,而死于医,是有医不若无医也,学医不精,不若不学医也。”为拯救生民,他毅然决然地“弃举子业”,“专事方术”。本着“一病不知,医者之耻”之态度,吴鞠通认真钻研医学经典,遍读晋、唐以来诸家学说,“进与病谋,退与心谋,十阅春秋,然后有得,然未敢轻治一人。”他为什么不敢轻易地给病人治病?这是吴氏对生命个体负责、对医生这个神圣职业负责。 

       按照中国传统中医理论之要求:“学不贯今古,识不通天人,才不近仙,心不近佛者,断不可作医以误世。”而当时一些医生只读了《汤头歌》、《药性赋》之类的医书便忙于行医。吴鞠通批评道:“今人不读古书,安于小就,得少便足,爱简便,畏繁重,喜浅近,惧深奥,大病也!”他认为医生必须博读诸医学经典,应该是“上而天时,五运六气之错综,三元更递之变幻;中而人事,得失好恶之难齐;下而万物,百谷草木金石鸟兽水火之异宜”。在其《医医病书》之《不读古书论》篇中为学医者列出了一些必读之书,如儒家经典包括《易经》、《周礼》、《礼记》、《诗经》。医学经典有《神农本草》、《灵柩》、《素问》、《难经》、《伤寒论》和《金匮要略》等。他深切期盼“后之学者,其各以明道济世为急,毋以争名竞胜为心”。 

  对于世间一些很势利的医生,喜好给有钱、有地位、有权势人看病,治病用药因“人等第”而异之行为,吴鞠通深恶痛绝。他批评说:“名医之病,首在门户之学,其次则以道自任之心太过,未免奴视庸俗……又误大事,做成庸医杀人。”时下医者“用药以三分、五分、八分、一钱为率,候其真气复而病自退,攘已为功;稍重之症,即不能了”,且“多骄且吝,妄抬身份,重索谢资,竟有非三百金一日请不至者,为自己打算则利,其如人命何?”他看到了一些“时医之病”的丑陋本性,行医“或谓之买卖,或谓之开医店,可耻之极,遑论其他。且以市道论,杀人以求利,有愧商贾远甚。”这让他感到十分心痛。  

       吴鞠通常言:“医家要有割股之心”。他不仅这样说了,更是这样做了,他给病人看病不分贵贱贫富,不管有钱没钱,有地位没地位,皆一视同仁,用心皆一。遇到贫病交加的人,他不仅施予医治医药,甚至于还给予钱谷;对被别人治坏了或不肯治的病人,以及怎样反复无常的病,也都能恪尽医责。他成名后,对病人依旧是有求必应。哪怕探亲访友,甚至路遇不相识的人,亦会替人治病。据说,古北口外一家,两妯娌皆寡妇,膝下一子双祧,得病吐血不止,情况十分危急。时正值隆冬大雪,山道险滑,一老者虽挨门跪求,亦无医肯赴。吴氏古道热肠,虽出诊怀柔偶遇,亦连夜赶赴,一日夜方赶到,孩子终捡回一条性命。 

  吴鞠通所著的《医医病书》,从多方面对时医一些不良行为提出批评和鞭挞。书中也同时提出了“医非上智不能”、“医非美材不能学”、“医非格物致知者不能”等观点,认为良医必须是“果、达、艺”三者兼备。 

      中国传统医学将外感引起的所有疾病,分为伤寒和温病两大类,而后者发病率尤高。在中国历史长河中的很长一段时期,“医温病者,毫无尺度”,往往是“病东药西”,以致出现用《伤寒论》治温病的错误方法。是吴鞠通彻底改变了“以伤寒治温病,自唐至今,千古一辙”的局面。 

  用治疗伤寒方法治温病,导致“死于病者十之二三,死于医者十之八九”。虽有诸多医家对此提出质疑,但始终没有脱离“伤寒”体系。吴鞠通在诊病之余,总结前人医学成就,批判地吸收张仲景、吴又可、叶天士诸名家学术之精髓。同时,结合各种病例,仔细研究揣摩温病,在温病之病名、病因、病证、辩证论治等方面,溯《内经》,宗张仲景,熔叶天士及诸家学说于一炉,总结出一整套的治疗温病方法。 

  吴鞠通主张温寒有别,认为温病具有表热证,伤寒具有表寒证,治疗“温病最忌发汗”,宜清热通津,开表透汗,令表解肺热自清。 

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春夏间,“都下温疫大行”,群医束手,百官无策,京城夜空恐怖诡谲,人们日日惶惴不安。时年36岁的吴鞠通“临危受命”。他尊经不泥古,临证百变,药也变,“合病情用之,不合者避之”。治特殊病常不拘常格,治以法外之法,许多“大抵已成坏病”者,但经他治疗,“幸存活数十人”。医家评介曰:“瑭在京治温病,全活甚众”。在京城治温病,是吴鞠通正式替天下人治病之始,从此一发不可收。他一生治人无数,活人无数。同时,也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财富——许多实用方剂,如银翘散、桑菊饮、藿香正气散、清营汤、清宫汤等。据悉,现在临床使用的方子十之八九出自其手。更有医著《温病条辨》和诸多医案留给后人,成为后人学习和研究温病的重要参考资料。 

  《温病条辨》是我国中医学第一部系统地、完整地、有创见地论述温病辨证论治规律及理、法、方、药齐全的温病学全书,它彻底纠正了“伤寒”与“温病”同法论治的弊端,“俾二千年之尘雾,豁然一开。”论证了风温、温热、温疫、温毒、湿温、秋燥、暑温、冬温、温疟等九种温病证治,确立了清热养阴的法则,具体提出了清络、凉营、育阴治法,使后人在治疗温病时有了“尺度”。医家评价曰:“是书于温病固详且备矣。”

吴鞠通还阐述了三焦辨证纲领,认为上焦以心肺为主,中焦以脾胃为主,下焦包括肝、肾、大小肠及膀胱。指出了“温病由口鼻而入,鼻气通于肺,口气通于胃,肺病逆传则为心包,上焦病不治,则传中焦,胃与脾也;中焦病不治,则传下焦。始上焦,终下焦”的传变规律,提出了“治上焦如羽,非轻不举;治中焦如衡,非降不安;治下焦如沤,非重不沉”的治疗原则。由此形成了一整套的温病辨证治疗体系。其对病邪传变规律和治疗原则的阐述,对指导临床治疗用药意义重大而深远。 

  《温病条辨》“羽翼《伤寒》”,如今被列入中医四大经典之一,是习医者必读之书。因此奠定了吴鞠通在中医史上的地位,享有一代温病学宗师之美誉。 

  “大医精诚”这句几千年来中国医家的铭训、华夏医道中诚信与医术并重的亘古不变的高尚品格,在吴鞠通身上得到充分体现。他继承了我国历代名中医为医、为学、为民的三大宗旨,其治学精神、医德品格为后来者树立了榜样,指明了方向。 

      吴鞠通之《温病条辨》问世,推动了中医温病学派的形成与发展。楚州河下文士顾竹侯在1917年为太医韩达哉《医学摘瑜》一书作序中指出:“吾乡襟淮带海,代产名医,自吴鞠通先生著《温病条辨》一书,发明伤寒温病之异,与夫三焦受病治法之不同,嗣是医家始不囿仲景之论……” 

4.jpg

      吴鞠通(1758—1836),名瑭,字配珩,号鞠通,是诞生于清代淮安府山阳县古镇河下的一位温病学大家。 

躬亲实践,探究温病成名家 

      青年时代的吴鞠通热心于举子业,所以走上医学之路,缘于父亲吴守让在一场水患后病温,经治年余,不幸逝世。年已十九岁的吴鞠通在居丧守孝期间,“以为父病不知医,何颜立天地间”,而购买医书阅读,为医圣张仲景“外逐荣势,内忘身命”之论所感动,慨然放弃举子业,自学医学。学医四年,又目睹侄女病温,因治不得法,“至发黄而死”。后来,吴鞠通到四库馆内担任检校,读到明末医家吴有性著的《温疫论》,觉得其中许多内容是前人没有阐发过的,因而专心地学习,同时又广泛地阅读晋唐以来许多医家的著作。在四库馆的十年内,对《伤寒论》、《温疫论》、《温热论治》等书精读细析,“进与病谋,退与心谋”,终于掌握了温病的治疗大法。乾隆五十八年(1793),北京城内瘟疫流行,时医以张景岳法治者多死,以吴又可法治者也无效。吴鞠通经朋友劝说,开始收治大抵已成坏病的患者,有幸挽救了数十人的生命。在取得治疗温病的实践经验后,开始想将采撷的历代名医著作中的精华,附上自己的各种见解及治疗经验编写成一本专治温病的书,让更多的医家仿效。为实现这一愿望,经同乡益友,时任清廷侍读学士、祭酒的汪廷珍鼓励,一边业医,一边写书,花了近六年时间完成《温病条辨》(下称《条辨》)初稿。 

    《条辨》模仿张仲景《伤寒论》列条文的形式,加上自注说明。卷首引《内经》十九条,卷一至卷三将温病分为风温、温热、温疫、温毒、暑温、湿温、秋燥、冬温、温疟九种,共列三百九十八法,拟选一百九十八方,按上、中、下三焦进行辩证施治,做到纲举目张,使人一目了然;后附杂说、解产难、解儿难三卷。在凡例中告诉医家治温病“当于是书中之辨似处究心焉”,治伤寒“自以仲景为祖,参考诸家注述可也”。是书对中医外感疾病中伤寒与温病的辨析十分清楚,可宗可法。正如朱彬说:“俾二千年之尘雾,豁然一开。昔人谓仲景为轩岐之功臣,鞠通亦仲景之功臣也。”《条辨》经汪廷珍、朱彬等人点评、写序后于嘉庆十八年(1813)出版。截止1963年,一百五十年间,各地出了近70个版本,还流传国外。 

    《条辨》问世后,受到王士雄、叶子雨、郑雪堂、曹炳章等六位学者增补、评注,中医专家路志正说“为历代医籍中罕见”。学者认为这是一本集大成的温病学专著,是温病学派发展成熟的标志,“为治温病必看之书”。吴鞠通因此被列为清代温病四大家之一,《清史稿》为其立传。上世纪六十年代,石家庄乙脑流行,医家按温病暑热病用白虎汤治疗,取得90%以上的治愈率,次年北京乙脑流行,按暑温病因治疗又取得相同效果,曾轰动一时。现今,国内出版界已将《条辨》列入古代四大医学经典书之一推出。吴鞠通晚年还编著了《医医病书》、《吴鞠通医案》二书,亦是临证医学有益的参考书。 

尊奉《条辨》,山阳医派迅发展 

      山阳医派源远流长,不仅淮安的文人学士多精医,在淮任职的官员有的就出生于医学世家,随着漕运兴起,盐商的麇集,诸多商家子弟游弋于仕、商、医。尽管名医辈出,对淮安府山阳县这个多水患、多疫病流行地区,温病多而伤寒少的发病趋势,鲜有人在医疗上有突破。吴鞠通曾身立其境,知时医对温病的治法是“茫乎未之闻”。《条辨》传到山阳后,河下医家刘振元将《条辨》与《内经》、《景岳大全》、《御纂医宗金鉴》、叶薛缪三家医案等作为教材,先后教授了刘相弼、程珏、刘金方、何金扬、刘仲英等医徒。其孙刘金方成为一代名医。求治病者,络绎不绝,不仅有当地的民众、漕运官员,还有来自宝应、扬州、镇江、金陵以及海州等地人士,医名居“淮扬九仙”之列。刘金方教授了刘承先、李春台、戴仲山、丁月楼、范莘儒、刘少方、高映清、叶石仙等医徒。这些医徒业医后又传子授徒,形成了众多的医生群体,布散各地。咸丰十年(1859)刘金方编辑《临症经应录》医案,成为业医者临症参考书;嗣后刘氏医徒李厚坤将《条辨》编辑成《温病赋与温病方歌》供业医者学习,此编流传甚广,“然江淮涟泗,北迄冀鲁,南洎镇扬,医界传抄,……脍炙人口。”高映清擅长治温病,他的《鲁石山房医案》记述的“疫痞”,是淮安地区黑热病发生的较早记载。咸丰十一年(1860),安东(今涟水)举人石寿棠著述《医原》、咸丰十八年(1867)著述《温病合编》,在研讨《条辨》的基础上作出了新的贡献。清末,在京的淮安籍医生杨浩如、张菊人等,活跃在京城医界,他们组织医生到廊坊地区防治疫病,杨浩如名列京城“四大名医”。光绪二十八年(1902)京畿霍乱流行,在太医院任职的山阳籍医士韩达哉(字达卿,号永章)拟“霍乱灵验方”救治病者。又编辑出版《医学摘瑜》赠亲朋好友。民国年间,与河下曾有一河相隔的河北大街张氏医家崛起,张治平(或称子平)用三仁汤治疗山阳知县蒋某湿温病而名声大振,后与兴化赵海仙、阜宁余奉仙齐名,世称晚清“苏北三大名医”;其弟张治安、其子张锡周亦继承医业、医徒众多,张锡周、张可生父子名扬苏皖。


      河下汪氏医家中,汪筱川(1868—1947)自民初从西坝盐务公药局回到河下,倡办“山阳中医学校”培训中医人才,成立“山阳中医研究会”,创办《康健新声》月刊,团结医界人士,鼓励青年学子为发扬国粹而努力。还面对当时多种传染病的流行,先后参与创办了“公济施药局”、“中国红十字会时疫医院”“河下防疫施药局”等公益慈善组织,聘用医生为贫病者治病。从民国初年起,因淮城有一医生坚持用伤寒方治温病,发表贬低吴鞠通温病学术的言论,群众将其称为“伤寒派”,但患温病者并不信其言,仍去河下请医生医治,时间长了,人们称河下医家为“温病派”,“河下中医”也因此扬名。山阳医派的兴起,也引起了文人的重视,清末民初,文士顾竹侯这样评述:“吾乡襟淮带海,代产名医。自吴鞠通先生著《温病条辨》一书,发明伤寒、温病之异,与夫三焦受病治法之不同,嗣是医家始不囿于仲景之论,所以生枯起朽得不知其几千万人也。吴书既风行一时,淮医亦遂有声于世,乡后学赞成余绪,精亦求精,卢扁医家不可偻指,……” 

      吴鞠通的温病学说推动了山阳医派的发展,《吴鞠通与山阳中医学派》一书分析了清末以来山阳医派发展的事实,吴鞠通作为山阳医派的宗师,刘金方作为继承人、“掌门人”,与众多锋起的医家,形成了“山阳医派派”,为继承和发扬淮安古代医家对中医学作出杰出贡献。

 乾隆五十八年,北京南城贫民区突发瘟疫,继染三城,时医皆不识此症。而在崇文门外南横街,平日门可罗雀的淮安会馆却里外挤满了车轿床担。因为几日前一具抬到永定门口的“死人”被这里一位客居的神医救活了。这位神医就是清代温病学家、大医吴鞠通。 

吴鞠通清乾隆二十三年生于淮安府山阳县有“丛医镇”之称的河下镇一个书香门第。吴鞠通从小跟着父亲读书,希望走科举之路,可不幸的是父亲于乾隆41年因病去世,吴鞠通认为如遇良医父病不会致死,痛恨自己不懂医术,于是决定放弃科举,刻苦钻研各类医学典籍,乾隆48年他受聘到北京《四库全书》馆负责检校医书,得以研读许多医学珍籍宝典,医学理论水平突飞猛进。 

       乾隆五十八年春夏北京突发瘟疫时,吴鞠通悬壶济世,先后救活数十名危重病人,一时震动京师。吴鞠通不但有深厚的辨证论治功底,更有对药性的准确把握。他因时因地因病因人,加减化裁古方,创制了许多全新方剂,为实证疗效,他甚至不顾风险在自己身上做试验。 

      温病是中医对因外感导致的急性热病的总称,多数具有程度不等的传染性、流行性,在清代以前相当长的历史时期里,温病学未能摆脱伤寒学说体系的束缚,因此在理论上和临床上都没有重大的突破。直至清代温病学家叶天士和吴鞠通创立卫气营血和三焦辨证论治体系之后,才真正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吴鞠通将自己研究心得和临床实践总结编撰成专著《温病条辨》公之于世,成为中医四大经典著作之一。 

    淮安医家奉《温病条辨》为经典,当地医学得到空前的发展,造就了大批著名医生和医学世家,形成了以吴鞠通为宗师、以淮安区为中心的山阳(淮安区在清代为山阳县)医学流派。在清末民初鼎盛时期,与苏州吴门医派、常州孟河医派齐名,有“南孟河,北山阳”之说。山阳中医源远流长,汉代淮安人枚乘在汉赋《七发》中就有为楚太子治病的事,并阐述养生之道。明朝潘氏医学世家七代行医,五人在太医院任职,同期还出了两名御医。清代太医韩达哉、“淮扬九仙”之一刘金方等医学世家都历经数代,因而淮安城曾有“医不三世,不服其药”之说。 

_MG_6585_副本.jpg

     为纪念吴鞠通诞辰250周年,淮安区政府投入1200万元对吴鞠通故居“问心堂”遗址及临近古宅园林进行全面修复和布展,建成了具有“养眼、养心、养性、养生”的浓郁中医文化特色的吴鞠通中医馆,并被江苏省中医药管理局命名为全省首批“中医文化教育示范基地”。在吴鞠通中医馆内悬挂着一副由吴鞠通的好友、清道光帝师汪廷珍为吴鞠通所题的对联,“秉超悟之哲、怀救世之心”,高度概括了吴鞠通的才智和人品。


山阳医学流派 

  山阳医学因淮安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而发展。千百年来,在历代朝廷开拓州、府、路医学的推动下,依靠民间医家家传师授而不断发展,特别是吴鞠通后的清末民初的山阳县,名医更是辈出,有“山阳医家”扬名于世。山阳医家运用“卫气营血”和“三焦辨证”结合诊治疾病,由此形成独树一帜、在海内外颇具影响力的山阳医学流派。它与安徽新安医学、广东岭南医学等同为我国近代中医药最有影响的医学流派之一。 

  一、山阳医家以吴鞠通为宗师,不仅在临床上学习应用吴鞠通的温病学思想,还注重宣传、光大其温病学思想。刘氏医门中以刘少方为代表、张氏医门中以张一周为代表、汪氏医门中以汪筱川为代表叫响了河下中医。其中汪筱川致力提倡医学、创立“山阳医学校”,成立山阳医学研究会,以继承发扬山阳医学。到清末时,人们谈到医学时就有“南孟河,北山阳”之说。民国初年,古河下镇,诊所、药铺林立,喻为“丛医镇”。 

       二、山阳医学通过家传师授而绵延不绝,门徒众多,遍布全国各地。汪筱川家学渊远,世承中医外科,自言“予生徒有百余人,行医各处……皆名声大震”。 应金台施医以大方脉著称,授徒60余人。据悉,山阳医派从形成至今名医达500多人。清朝末年有李宗坤、刘金方、高映青、何金扬、王丹林、季风书、刘小泉、韩达哉、范萃儒、刘鹗等。近代有影响的中医名流则有北京的张菊人、扬子谦、余瀛鳌、程莘农等,上海的刘树农、朱伯屏、姚肃吾,苏州的邱慕韩、河北的岳伟德,徐州的高行素,高邮的汪蔼瑭,淮阴的高景堂,涟水的马景乐,响水的许益升,济南的杜小缘等。 

  三、山阳医派以温热病研究为中心,全面系统地研究温病的起因、病理、发展变化规律及辨证施治方法,有80多部医学专著传世,其学术特征是:以三焦辩证施治,轻透权衡;治湿热,宣展气机,清灵流动;治温热,存津保液,滋阴救精;施下法,区别应用,扩展变通;学前贤,师古不泥,方法更擅新裁活法园机而多变;遵循经旨,引用经方,法同方同;古法活用,运化经方,方随证变。 

       山阳医派医家们各怀绝技,分布祖国各地,享誉一方。他们承袭了吴鞠通的治病方法与为医“捍卫民生”宗旨,百十年间,为人类的生命健康山阳医学做出了极大贡献,其“生枯起朽者,不知其千万人也”(韩达哉《医学摘瑜·序》)。 



山阳医学现状 

  吴鞠通的学术思想表明我国中医学早在18世纪末对传染性疾病已有了充分的认识和完整的疗效。为中华民族近200年来战胜危害人类生命健康的第一杀手——传染病做出了巨大贡献。以吴氏为宗师的山阳医学对所在区域人群的生命健康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由于西医东进,中医渐趋式微,一向以家传师授而不断发展的山阳医学日益萎缩,昔日的辉煌已不复存在。现今,发展、传承、光大山阳医学面临着诸多难题: 

  一是大量医著、孤本散失在民间,难以搜集和整理。据《淮安卫生志》不完全统计,历代医学书籍有30余部,除少数无法找到,大多数还在医家中传抄和珍藏,如刘金方《临症经应录》、李厚坤《温病赋》,何金扬《何承宣医案》、蔡金扬《三世医方录》等大多还是手抄本,且散失在民间。

       二是较多秘方、验方没有得到开发利用。楚州历代医家在长期医疗实践中,总结出不少验方、秘方,如有400多年历史的“淮安狗皮膏”,太医韩达哉创制的“韩氏家传加减生化汤(丸)”、“避瘟良方”等均有开发价值。又如《温病条辨》书中创制200多个方剂,现常用中成药才近百个,其余的有待开发。 

  三是没有专门的学术研究机构。楚州区虽在1986年成立了吴鞠通学术研究会,但因为没有经费来源,许多实际工作无法开展。 

  四是目前通过家传师授的山阳医学名传人已不多。当前具有代表性的传人屈指可数,如袁长新、胡启梅、金士美、骆稚平等。其中袁长新系省名老中医章湘候嫡传弟子,行医数十年,曾任吴鞠通医院(现楚州中医院)副院长,现已退休,但如今仍在该院坐堂应诊。因此,如何培养山阳医学传人是当务之急。


建议/咨询

预约服务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