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阳医派的传承

 

9.jpg

山阳医派,是以清代著名温病中医学家吴鞠通为宗师,以中医温热病学为其中心研究的一个医学流派。所谓“山阳”即今指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淮安区原名山阳县),因淮安在明清时代设府治故其中还包括现在的江苏淮安、宿迁、盐城、连云港和部分的扬州、徐州等市的苏北一带。所山阳医派又称:淮医学派、苏北医学流派、淮扬医派、淮海医派等。据相关资料考证,山阳医学流派的形成时间距今二百余年,从清代中叶以来,在江苏范围内谈到中医即有“南推孟河,北数山阳”之说。该派继宗师吴鞠通之后名医接踵而起,据陈道瑾教授在《江苏历代医人志》中不完全统计,清、民国两时期中名医就有500余人。 

    1.山阳医派的起源 

    山阳医派的文化源远流长,探其源头,可追溯至汉代。西汉初辞赋家枚乘的《七发》,不仅是篇繁富幽雅的文学作品,也是心理治疗的一支美妙的畅想曲,被成都中医药大学王米渠教授誉为“我国心理学最早的专著”。宋代张耒(1054~1114年),字文潜,早年以文章受苏轼赏识,因得从学于苏轼,为“苏门四学士”之一,自编《治风方》一卷,创制32方,还为庞安常《伤寒总病论》写序、跋。其外甥杨介也是一位著名医学家,生平著有《四时伤寒总病论》、《伤寒论脉诀》、《存真图》等医书。《存真图》影响较大,后世的《玄门脉内照图》(1273年)、《内、外二景图》、《针灸聚英》、《针灸大成》等书都引用了该书的内容,所以南京中医药大学陈道瑾教授称“杨介的《存真图》在我国的解剖学上享有突出的历史地位”。 

    元代名医吴心如编写的《伤寒赋》被朝鲜许浚编入《东宝医鉴》一书中。元代有名医潘思城为淮安路教授,王庸为医学教授,马元良为学正。明洪武五年(1372年)淮安区名医卢续祖应荐至京,题授御医,乃迄今所知最早的淮安(今淮安区)籍御医。其后相继出现名医潘彦直任淮安府医学正科,御医潘瑛任阶修职郎,还有著名“大河外科”王拳(注:大河即今河下)发明“淮安狗皮膏”,名传海内外等。至此医学派在明代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为后来山阳医学派的辉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山阳医派的形成 

    清代是山阳医派的鼎盛时期,山阳医派在这个时期得到了极大的发展。清初淮安区淮城、河下古镇出现程、叶、刘、倪等医学世家。还有明清山西太原名医傅青主、苏州名医徐大椿、山东名医黄元御等也均曾寄居淮安区行医著书立说。山阳名医云集,业务兴盛,经验成熟,学术思想日臻完善,其中影响最大的首推吴氏《温病条辨》。 

     吴鞠通(1758~1836),名瑭,字配珩,以号行。清淮安府山阳县(今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河下镇中街人。乾隆五十八年癸丑(1793)吴鞠通35岁,温疫大流行,为害十分严重,死者不可胜数。他看到一般医家沿用治疗伤寒的方法来治疗温病,常常招致失败很为痛心,他说:“生民何辜,不死于病,而死于医,是有医不若无医也,学医不精,不若不学医也(《温病条辨·自序》)”。于是他苦心孤诣,历十数年终于写成《温病条辨》一书。 

    《温病条辨》为吴瑭多年温病学术研究和临床总结的力作。全书以三焦辨证为主干,前后贯穿,释解温病全过程辨治,同时参以仲景六经辨证、刘河间温热病机、叶天士卫气营血辨证及吴又可《温疫论》等诸说,析理至微,病机甚明,而治之有方。该书自成书后被后世广为流传,影响较深,两淮医林,奉为圭臬。淮安文士顾竹侯氏在民国六年丁已(1917年)为太医韩达哉《医学摘瑜》一书作序中指出:“吾乡襟淮带海(注:指江苏苏北一带),代产名医,自吴鞠通先生著《温病条辨》一书,发明伤寒温病之异与三焦受病治法之不同,嗣是医家始不囿于仲景之论,所以生枯起朽者,不知其千万人也。吴书既风行一时,淮医亦遂有声于世,后学缵承余绪,精益求精,卢扁名医不可偻指……”。另清代温病学家石寿堂先生在他的《温病合编》自序中也云:“又得淮乡前辈吴鞠通先生著《温病条辨》取其论辨而推广之”。中国中医研究院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副所长余瀛鳌研究员也在《盐城中医人物志》一书中作序中说:“……其中尤以宋之许叔微,清之吴鞠通术造精微,堪称是功迹彪炳,承前启后之医学宗师,具有较大的国内外影响”。在日本,中医博士奈良贤太郎著有《内科温病条辨的研究》一书。 


     继吴鞠通之后,淮安区河下又相继出现了两位山阳医派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李厚坤和韩达哉。 

     李厚坤,名璜,字小亭,淮安县(今淮安区)河北镇人,清代咸丰、光绪年间江淮名医。“幼习儒,喜博览,工诗词”。据传少年时曾投名医刘金方门下,精究岐黄,悬壶后名盛乡里[1]。 


     李氏对吴鞠通学术思想钻研较深,乃“山阳医派”著名医人之一。于光绪三年(1877年),运用韵语编撰《温病赋》一书,以便后学之诵读,为后人学习吴鞠通《温病条辨》发挥了很大推动作用,并传播国内外。民国文士杨彦和在“《温病赋》考”一文称李氏“就《条辨》原文,由博返约,提要钩玄,演成《温病赋》,以便后学之诵读,其书虽不若《条辨》之风行一时,然江淮涟泗,北迄冀鲁,南泊镇扬,医界传抄,早已脍炙人口……”。 

     韩达哉,字达卿,号永璋,因淮安在秦汉时期称为淮阴县,故又号淮阴道人。生于淮安(今淮安区)城内范巷,晚清光绪年间任太医院医士。韩氏幼读经书,攻举子业,通儒能文,传其阅读“家藏医籍数十种,读之深夜不倦”。 于光绪三十二年丙午(1906年),将十余年临床医案,治疗验方以及师授家传之秘,著成《医学摘瑜》一书[2]。 


    《医学摘瑜》分为二卷,上卷为韩氏临床十余年病症医案介绍,计医案四十八卷,分为外感(十六案),内伤(十案)、妇科(十五案)、幼科(七案)四类。下卷有家传《伤寒分经赋》和妇科加减生化汤;有师授,即名医李厚坤所著的《温病条辨三焦篇汤头歌括》和《制疹西江月》词八首;也有据自己的心得而写成的《寒温大要论》、《白喉未尽忌表论》、《伤寒舌辨鉴》等。 

      韩氏《医学摘瑜》一书,继承“山阳医派”而宗师吴鞠通学术思想,保持了“山阳医派”的温病学体系研究方法和风格,又为“山阳医派”贡献了一本传世之作,同时也为发掘搜集整理淮安将失去的医著(如《伤寒分经赋》)作出了贡献。 

      历代医家通过继承学习,师古而不泥古,博采众长,在临床实践中形成了山阳医派独特的医疗风格, 创立了三焦辩证为主的辨证论治体系。


    3.山阳医派的发展 

    清末民初,随着地方的经济不断发展,山阳医派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先后名医有“淮扬九仙刘金方”,“苏北三大名医张治平”:“两淮名医汪筱川”等,如刘金方(1825~1888年),字子成,号淮山儒士,清代名医“淮扬九仙”之一。幼年随祖父振元习医,及专悬壶应世,以治疗温热病及内伤杂症、妇儿病症为专长,视疾切脉拟方,恪遵中医辨证法则,慎之又慎,遐迩闻名。著《临症经应录》四卷,收入137个病例。其长子承先、三子少方、四子哲仁、孙再方,皆业医。为苏北著名的中医世家。医徒甚众,如刘少金、丁月楼、高英清等,大多有所建树。张治平(1855~1930年),世居河下盐河北大街(现城郊中心小学处),擅长治疗温病,一时患者云集,医声大震,地方显耀人物均登门谈医问方。经济宽裕后,建设了诊室、药方及其用房,包括住房在内形成“张氏医院”。由于诊治疾病声望日增,在清末民初,与兴化赵海仙、阜宁余奉仙齐名,并称“苏北三大名医”。其子锡周、可生继医业。汪筱川(1868~1947年)名九成,字仪廷,以号行。秉承家学,研读医典。始为清江浦西坝盐务施药局医士,旋归里挂牌,兼候选江宁布政司理问、补用州同。中华民国建立后,任县第一、二届议员和省议会议员,兼河下乡董和保卫团团总等职。从1912年起,创办山阳中医学校、山阳医学研究会、河下公济施药局、时疫医院、防疫施药局等。任山阳医校教授、山阳医学研究会会长、时疫医院顾问、淮安中医公会会长、钵池山中医公会会长和县中医师公会名誉理事长,并编辑出版《康健新声月刊》,“以唤醒医界同人发扬国学”。门墙桃李遍布大江南北,故有人才赠门联称:“百世家风传桔井,千年世家重桃潭”。著有《汪氏外科秘方》、《三世临症奇导录》、《汪氏医案》等。  

     建国后,山阳医派还走出许多国内外名医,如上海中医药大学刘树农,苏州中医院邱慕韩,中国中医科学院耿鉴庭、余赢鳌、程莘农,徐州名医高行素、高鸣呵父子等。南京中医药大学大学张恩虎、章亚成等。淮安区名医有谭济安、章湘侯、谭健民等。如谭济安(1890~1961年),17岁拜苏北名中医汪筱川学徒。21岁挂牌行医,解放前曾被聘在河下公济施药局施诊,解放后任城北民办医院院长,淮安县中医院医师。精通中医理论,擅长中医内、妇科,医声传遍苏北及南京、上海、安徽等地。终身忙于诊疾治病,授徒数人,无著述。历任淮安县(今淮安区)一、二、三届人民代表、人代会常务委员。子从如,孙恩怀均工作在淮安区医院中医科。

     章湘侯(1901~1986年),字臣沅。出生于河下中医世家,祖父章文甫,精于治疗伤寒病,父亲章荫培(1868~1918年)民初曾任淮安医始则学药,后为仁德堂药店老板,又自学医学,并私淑汪筱川氏,在药店侍诊。抗日战争期间,章氏去上海,得刘树农帮忙,开设诊室。日本投降后回淮,继续开药店,有坐堂行医。并先后担任国民党淮安县第十一区行政局助理员,华洋义赈会查赈主任。1947年兼县商会常务理事和县中医师公会常务理事。解放后,弃药业而从医,先后在席桥联合诊所、淮安县人民医院中医科、淮安县中医院任门诊医生。1959年被聘为淮阴地区医学科研所兼职研究员,1963年被授予“江苏省名老中医”称号,兼任南京中医学院“名老中医继承班”特邀教师。1980年当选为淮阴市中医学会常务理事,淮安县政协常委和人大代表。多次被评为县、地、省先进卫生工作者。一生诊务繁忙,经常日诊一二百人,其医名盛传省内外,民众称其诊脉说病如神,晚年得到医徒的协助,整理总结多篇临症经验,在国内医学刊物中发表多篇。另有《章湘侯常用经验方选》、《竭丹手录—章湘侯医案集》书稿传世。

     谭健民(1920~1985年),原名国勋,今淮安市淮安区马甸镇十五里桥金王村谭庄人。其父谭耀为是一位乡村塾师,母亲陈氏在家务农,兄弟五人,他排行最长,在严父慈母的教养下,他七岁即能熟读《四书》、《五经》。1933年,投奔族叔谭济安老中医先生门下学习。谭健民自幼聪颖好学,加之名师指点和临床实践,学业突飞猛进。创办淮安县中医院,先后任淮安县(今淮安区)人民医院中医科主任,淮安区吴鞠通医院副院长,淮安区(原淮安)政协副主席等职。 

      这些名医博采众长,努力学习,传承了山阳医派的精髓,用药独到, 一归醇正, 内外妇儿皆通, 治法灵活, 疗效卓著。故而造就了山阳医派的辉煌, 历时百余载而薪火不熄, 影响遍及海内外。近20余年来,中华中医药学会,江苏省中医药管理局,江苏省中医学会,淮安市.区人民政府和卫生机构等先后多次在我市召开吴鞠通学术研讨会,市中医学会也先后多次编印《吴鞠通学说思想研究》专辑。还出版《医学家吴瑭现代研究》等书。1986年淮安市(今淮安区)人民政府在吴鞠通逝世150周年之际,还将淮安市中医院更名为吴鞠通医院以示纪念,并成立了吴鞠通学术研究会和医史研究组。20余来年先后多次召开研讨会,已完成吴鞠通故里、逝世地和山阳医学流派的形成等考证。对李厚坤的《温病赋》和《温病赋汤头歌括》、韩达哉的《医学摘瑜》等书进行整理点校,20余年来,已在国际、全国、省、市中医学术研讨会中发表论文一百余篇。《中国中医药报》、《中医药信息报》、《中医报》、《淮海商报》、《淮安报》、《淮安卫生》等都对山阳医派研究成果作过报道。“吴鞠通与山阳医派”巳被淮安市人民政府批淮为首批市非文化物质遗产,在全国还是首家。今年8月淮安市人民政府还举办首届中国、淮医文化节,在国内外产生较大的影响。


       吴鞠通著述的《温病条辨》,为医家们治疗传染性疾病开辟了一条暂新的路径,淮医对这一新事物的出现抱着肯定的态度,汲取《温病条辨》中精髓,用以诊疗不断发生的疫病。自清代道光以降,数十年间,淮安府山阳县的医家峰起,名医辈出。清末民初,淮安人士顾竹侯综述这一时期的淮安医学发展情况时说:“吾乡襟淮带海,代产名医,自吴鞠通先生著述《温病条辨》一书,发明伤寒、温病之异,与夫三焦受病之不同,嗣是医家始不囿于仲景之论,所以生枯起朽者不知其几千万人也。吴书既风行一时,淮医亦遂有声于世,乡后学缵承余绪,精益求精,卢扁医家不可偻指。” 


        历数清末民初的淮医前贤,“淮扬九仙”刘金方名列前茅。刘金方(1825-1888)字子成,号淮山儒士,出身于吴氏故里河下镇的刘氏中医世家,“绍祖父之业”而成为一代医人。其祖父刘振元是吴鞠通同时代的人,《温病条辨》问世后传到河下,刘振元用以教授金方及其医徒。在学习中,刘金方认识到《温病条辨》是临证适用的参考书之一,遵循《温病条辨》的理法方药治疗疾病,获得了不少经验。咸丰己未年(1859),刘金方将自祖父以来留存的医案医话,编辑成《临症经应录》一书,示范后学。该医案虽未出版,但一直在医家中传抄,其家传本于1959年被刘再方献给国家。在临证中,刘金方因其德技双馨,获得“淮扬九仙”盛名,《续纂山阳县志》记载“刘金方,居河北,工医术,窭人就医,辄赠良药或转袖金以遗之。”刘氏医学世家中以“金方、少方(1872-1926)、再方(1915-1968)”三世医名较著,在先后业医的180多年间。编著有《临症经应录》(刘金方)、《临症经应录续录》(刘仲英)、《三世良箴》(刘少方)等医案。还为淮安及周边地区培育了众多医家,又经授徒传子,形成了自然承续的医家群体,因此,刘金方成了山阳医派的自然掌门人。在刘金方的医徒中高映青曾为慈禧治病,被称赞医术不在御医之下,他曾创制“鳖苋膏”方治疗肝脾肿大,编著的 《乳石山房医案》,被今人列为百年前黑热病在苏北、安徽、山东等地流行的较早文献记载。 

        清.道咸年间,河下刘氏医家刘又坡的医徒李厚坤在学习、应用吴鞠通《温病条辨》的理法方药治病中,将该书编辑成《温病赋》九篇和方歌一卷,由刘金方的医徒范星儒作序。《温病赋及方歌》当时并未出版,但被“江淮涟泗,北迄冀鲁,南洎镇扬”的医家广泛传抄,发挥了宣传普及吴鞠通温病学思想的作用。民国十八年(1929),宝应人姜子房冒名将《温病赋》投上海中医书局出版,几经再版。新中国成立后,淮阴卫生学校油印《温病赋》发给中医班学生阅读。1986年,淮阴市中医学会印发署名“清.清河曹伯玉著”传抄本《温病赋及方歌》。 

       清.光绪年间,进士刘鹗(1857-1909)涉足医学,在河下镇开一爿中药店,学习吴鞠通《温病条辨》,编著了《温病条辨汤头歌括》。 

t0129ad0203eab54dbf.jpg

       清末,韩达哉(约1867-1934)医士在太医院供职期间,认识到“晚近以来,天时人事代有变迁,患伤寒者间或有之,患温病者十常八九。”希望医家在“伤寒”与“温病”的学术争议中,重视实践。他编辑出版《医学摘瑜》一书,编选临症经验,收载了师授《温病条辨汤头歌括》、以及《寒温大要论》、《伤寒舌鉴赋》等文章,供临症医家参考、学习。 

       清末民初,河下镇河北大街张氏医家中张治平(约1855-1930)以擅长治疗温病享誉一方,与兴化赵海仙、阜宁余奉仙共称苏北三大名医。其子张锡周(1882-1950)因屡治重症顽疾获效,百里方圆,妇孺皆知。曾担任河下“钵池山中医公会”副会长,与汪筱川一起创设河下防疫施药局, 民国初年,在清江浦西坝盐务公立同善堂官药局业医的汪筱川(1868-1947)回到河下行医,倡办“山阳中医学校”,主编《康健新声》月刊,创办设在河下闻思寺的“中国红十字会时疫医院”、河下防疫施药局,先后担任山阳中医研究会、淮安县中医公会会长、名誉会长,教育培训中医人员百余人,并参予诸多地方慈善事业。民国二十年前后,为抗争“废止旧医,发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案”,曾推派刘树农、姚肃吾等前往苏州参加呼吁。

       山阳医派经家传师授,自生自灭的传承、发展,在民国十年前后,淮安县淮城及河下约十六平方公里范围内,相继有刘、应、杨、王、汪、张、高、曹等十数个医学世家,这些医家也各自具有治疗温病、伤寒、及内、外、妇、儿、喉等科特长。并在河下约3平方公里范围内出现医生多、药店多,群众因此称河下为“丛医镇”。又因淮城医家胡慎庵坚持“伤寒为外感之总,而一切治法,无不于《伤寒论》中求之,”独树“伤寒派”旗帜,时人称胡氏为“伤寒派”医家,又称河下医生为“温病派”医家。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淮安县领开业执照的医生有30多人。到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参加中医师公会的淮城、河下中医有95人,其中河下就有中医38人。 

       新中国成立后,淮安县城乡拥有一支以中医为主的医疗队伍,并于1958年创办中医院,聘请地方名老中医到中医院应诊,一批山阳医派传人如曹映台、徐逸耕、谭济安、章相侯、谭建民等相继成为地方名医。



建议/咨询

预约服务

微信关注